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家德博客

别人的信任就像蝴蝶,你追她追不到,只有诚心静气下来,她冷不防会飞到你身上

 
 
 

日志

 
 
关于我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主要授课组织理论,对管理学本土化深感兴趣,感叹管理教育少了人文的关怀,愿意通过这个博客探讨管理和文化等问题,并求教于广大网友.

网易考拉推荐

我看「抗议家乐福」事件  

2008-04-16 15:31: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奥运火炬在巴黎被暴力抗议,我们社会的情绪被快速点燃,一时间抵制家乐福,甚至抵制法国货隐隐然形成一股风潮,但我觉得这有点太过了。因为全国范围内抵制法国货,那是在向法国及法国人民抗议。

 

表达抗议是我们的权力,但向谁抗议却很重要,抵制法国货似乎上升到了我们对法国整个国家的抗议,是不是有其必要,我很怀疑。在「靖国神社问题」及「教科书问题」上,我们如此抗议日本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二战日本军阀犯下的是反人类罪,日本该为它忏悔,这是普世价值,但日本在很多事情上,从慰安妇到靖国神社,表现出大多数国民不关心甚至拒绝接受这个普世价值,我们以抵制日货向日本乃至于日本国民表达抗议是恰如其分的。

但我们有必要向法国人表达这样的抗议吗?在民主国家,街头抗议是家常便饭,什么事都可以被拿出来抗议,抗议布什、抗议美国时还可以动辄数十万人,有人想抗议中国,法国人都会尊重,这与法国人喜不喜欢中国无关,我们抗议法国、法国货及法国人民似乎有点找错对向。刚好相反,自伏尔泰以来,法国人对中华文化是颇有仰慕之情的,法国是西方大国中对中国文化最友善的,我们更没理由要抗议友善的国家及其国民。上一次我去巴黎,一个相当于法国“中央社会科学院”的研究员招待我,一面带我到伏尔泰最喜欢的一家餐厅吃饭,参观至今保留的伏尔泰专用餐桌,一面和我说,法国和中国是世界最文明的两个民族,言下之意,充份表现很多法国人不太瞧的起英美文明,却十分欣赏中国的传统文化。

 

问题的关键不在街头抗议,而在暴力抢夺圣火,暴力是任何国家都不能接受的,法国一样不能接受,如果暴力份子依法国法律得到了应有的惩处,那么这事件就该结束,如果法国政府未能依法行事,明显对暴力份子表示同情,我们该抗议的对向是法国政府,而不是法国及法国人民。我们该作的是静观法国政府怎么处理这件事,再决定要不要向法国使馆抗议。在西方,法国政府和法国及法国人民是两码子事,你可以喜欢法国,却抗议萨尔科齐政府。法国媒体不公,我们可以抗议他的媒体,巴黎市政府过份了,我们也可以向他使馆递抗议信。这些才是正确的抗议对向,否则一下子会让人认为两国人民互相厌恶,升高了没必要的冲突。

 

伏尔泰之所以那么欣赏中华文化就是因为他想了解中国为什么没有一位权力由上而下的神,还能维持社会秩序?中国人凭着礼乐教化,为什么就能在天高皇帝远中自我组织出基层社会的秩序来?其关键在于中华文化最伟大的理想就是致中和,中庸有云「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人的七情六欲未发之时就无所偏倚,谓之中,是道之本,人情发出去时又不离天理,谓之和,是道之用。人情表达总能中礼中节,正是法国人最想欣赏的中华文化,如果我们今天情绪一发就找错对向,岂不是有违中和之道。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