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家德博客

别人的信任就像蝴蝶,你追她追不到,只有诚心静气下来,她冷不防会飞到你身上

 
 
 

日志

 
 
关于我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主要授课组织理论,对管理学本土化深感兴趣,感叹管理教育少了人文的关怀,愿意通过这个博客探讨管理和文化等问题,并求教于广大网友.

网易考拉推荐

谈谈老大难的铁道部问题  

2011-07-28 17:25: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到这几天铁道部也发生严重的信任危机之后,一方面为高铁车祸的死难者感到哀伤,一方面又有一种早知会如此的“后见之明”。会有此感觉是因为一段个人的经验,我写成博文“为什么春运买不到票”,有了这段经历后我多次在课堂上批判铁道部的关系主义盛行,而且一个系统中还有一堆“承包”的小系统,这对铁道安全带来多大的影响?

我是教社会网的,一直反对一些人“去关系化”的主张,或“法治取代道德”及“法治取代关系”的理论,但在批判中我却一直以为铁道部的一大问题就是关系主义,但我以为问题不出在关系本身,而出在铁道部过于封闭的系统。

首先我想谈谈正确使用关系的极佳范例—硅谷。城市规划学者萨克森妮亚曾研究硅谷为什么这么牛?同样曾是高科技两大发源地的硅谷与波士顿一二八公路区,前者七十年来历经数次危机,却一而再再而三创新出引领人类文明的新产业,数度复兴,而后者则昙花一现,如今逐渐没落。

她指出两者几点不同,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社交生活方式。波士顿地区是美国最古老的殖民地区,当地居民很多都是数代以来就住在那里,经过长期的互动,小区意识很强,一个教会之内的教友们也有相互往来的传统,所以下了班后的工程师经常往来的对向是邻居、教友或亲戚。128公路区的公司自给自足,缺乏公司间的往来,和当地小区也不甚兼容,所以员工的同业间人际关系大多限于公司之内。公司内员工的同欢会固然时而举办,但同仁间已无新的讯息可供交换,而且下班后的话题,往往是足球或政治,不会涉及「公事」。与一二八公路区“公私分明”的社交生活相反,硅谷的社交是“公私难分”的,它是一个新社区,高科技公司的员工多半是外来人口,与当地社区、教会甚少渊源,而公司与公司之间的互动频繁,使得公司员工与其它公司员工也互动频繁,所以硅谷的工程师与经理人在同业间朋友很多,下班后和同业社交的机会也多,同业间谈话的话题往往是投资机会,科技新知以及市场趋势等等。

这种频繁而紧密的社交网络被社会学大师格兰诺维特认为是硅谷成为一个“强健的复杂网”的重要原因。复杂网(complex network)系统就是一群异质而多元的节点(可以是个人、团体或组织)相互连结而成,每个节点又同时扮演不同的角色(比如个人可以同时是老师、投资者、好朋友、经理等等,组织可以同时是技术合作者,供应商又是采购商等等),所以每个节点也会有多元的关系与其它节点连结。

硅谷之所以会“强健”(robust),是因为它能够在异质节点的频繁互动中产生一套自我学习能力,创新能力,创新传播能力,而且它的结构不容易被破坏,系统又能有弹性地去改变它的结构,所以在外界发生重大变化时,它可以提早侦知,及时反馈,发明新政策、新方法,并传播出去,以调整整个系统。网络内节点可以是脆弱的,但整个网络却有很好的适应与生存能力。

一个复杂网要和外面的其它系统有效连结,这样才能随时与外界环境保持反馈过程,有效地对外界变化作出反应。同时也不断地从外部输入一些东西才能保持内部的异质性。

铁道部的封闭早己是很多人批判过的,包括它甚至有自己内部的司法、公安,完全是一个“独立王国”,它的政企不分,球员、裁判一家,各种职能与不同的事业体都是近亲繁殖。这些不用我多说。但我在乎的却是封闭系统使得可以是健康而有益的社交与关系变成一个一个抱团的封闭团体,甚至独立王国之内又有独立王国,大家相互掩护,逃避监督,近亲繁殖,消灭异质,所以才让我看到这么多特权拿票的现象。

一叶可以知秋,关系管理的失败预示了这不是一个强健的系统。一点人事异动,一点加强监管,都只是一时解决之道,只有将一个系统的各个功能分开,每一个功能都开放和外部既竞争又互动,才是治本之道──开放是治愈封闭唯一的方式。

 

转:为什么春运买不到票?

春运时节年年都是买票难的日子,铁道部说了,2010年可以解决,又说2012可以解决,最新消息是2015可以解决。看来这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

我没作过这个问题的调研,其实既不知道老大难背后的原因,更没有任何解决政策,但有一点个人的经验可以分享。

三年半前的暑假,朋友邀我去新疆玩,我太太每天一个起早就去附近的几个票站抢第一时间点才发售的软卧票,连续三天没买到,就只好作罢。刚好我有机会去河西走廊地区作调研,有当地领导带着作,所以调研后,想想新疆不远,朋友力邀,就问好不好买到去新疆的火车票。领导一听,说没问题,我傻傻地说,我一早去排队买吧,领导马上说这事还是他们好办,交给他们吧。

第二天他带了一张硬座的票来,我问我想要软卧行不?他说软卧这站没票,但很多软卧客人这站会下车,所以他会送我上车,和列车长打好招呼,我只要补上差价,就可以换上软卧。这时,我又犯傻,竟然大惑不解地问,世界各地电脑一连网,有多少软卧客人在此下车,就有多少软卧车票这里可以发售,为什么会有“中国例外论”。领导神秘一笑,回答说,车上卖座位升等与车下卖票是两个系统,我在车上付的钱属车上所有,要是连网在车下买,车上的员工吃什么?我听的一楞一楞的,至今不太相信,也不知道这领导是真懂,还是道听途说来的。

上了车,升等到了软卧,我开始犯职业病对左邻右舍作调研,结果我一说自己买不到票,还是当地领导送上车的,上铺小伙、下铺大妈每个人都十分得意说出他们的关系有多好,所以才上的了这班车的软卧。我听了,却也没脸斥责他们的炫耀特权,毕竟,没有特权,我也上不了这班车。

到了新疆,我立刻打电话给太太说了这段故事,结果她说,车票可以买到了,一个郑州的朋友关系够,可以帮她弄到票…,当然,要从北京到郑州上车。

只是,这一折腾,她还是不想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3663)|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