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家德博客

别人的信任就像蝴蝶,你追她追不到,只有诚心静气下来,她冷不防会飞到你身上

 
 
 

日志

 
 
关于我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主要授课组织理论,对管理学本土化深感兴趣,感叹管理教育少了人文的关怀,愿意通过这个博客探讨管理和文化等问题,并求教于广大网友.

网易考拉推荐

为什么硅谷那么牛--一个复杂网的观点  

2011-08-25 23:18: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硅谷的牛表现在它不是一个单一产业的网络,像底特律的汽车业或华尔街的金融业,而是一个生发出多个新兴产业的地方。同时它又经历多次危机而都能复兴,不像华尔街需要政府拯救,也不像一二八公路区会逐渐没落。从最早的惠普、IBM的电子电脑业,到英特尔的半导体业,到雅虎的网路业,在网路泡沫加上金融风暴后的今天,矽谷虽然再次陷入危机,但又有脸书、Google的崛起,更有苹果的几沈几浮,硅谷总能创造出新的产业与新的增长点。

一些研究都指出,这是因为硅谷是一个强健(robust)的复杂网系统(complex network)。

复杂网系统就是一群异质而多元的节点(可以是个人、团体或组织)相互连结而成,每个节点又同时扮演不同的角色(比如个人可以同时是老师、投资者、好朋友、经理等等,组织可以同时是技术合作者,供应商又是采购商等等),所以每个节点也会有多元的关系与其它节点连结。

任何一个社会、经济或地方产业网都是一个复杂网,但却很少会是“强健”的复杂网。强健表现在当外在环境发生变化时,一个系统能够很有弹性地改变其结构,而能够生存下来。那么强健的复杂网是如何练成的呢?复杂网研究还在一个初步阶段,但是已有的知识可以提出一些有用的线索。

首先,复杂网都是自我生发、自我演化而来的非正式关系网,所以它绝不是规划、设计,加上命令、控制得到的。

其次,它一定是分散决策而不是集中决策的,更是自我组织,自我产生秩序的,所以过多的控制只会减低它的强健性。过于依赖集中决策的系统则会因为决策的偶而失误产生系统崩解的危险。

再来,这个自发产生的网络如果是关系完全平等分布的结构(random network,可译为随机网),则一些关系被移除就会使整个网络崩解。反之,如果是高度层级分化的网络(scale-free network,可译为无标度网),固然没了上述的危险,却万一关系集中度高的节点(hub)被移除,则系统发生危机。所以一个强健的复杂网要有一定的集中度,不能太分散,但又要有多个集中点而非少数几个集中点,才能分散风险。

同样的,平等网络不容易将信息、资源传播出去,要传播的力道高过一个阀值(threshold)才能传播。反之,高度层级分化网络则易于传播,这个阀值几近于零,但却泥沙俱下,好的坏的都很快传出去,比如疾病、错误概念、谣言等等。所以复杂网中如果有很多相对封闭的小团体,可以对坏的传播筑起防火墙,但小团体间又不能互不沟通,所以要有多个集中点作为“桥”,这有助于对传播的有效控制。

还有,一个复杂网中的“食物链”要完整,而且链上的各类功能的节点要有可持续性。否则,一次食物链上一个小环节的断裂就可以使整个系统消失。

最后,一个复杂网要和外面的其它系统有效连结,这样才能随时与外界环境保持反馈过程,有效地对外界变化作出反应。

这个系统之所以会“强健”,是因为它能够在异质节点的频繁互动中产生一套自我学习能力,创新能力,创新传播能力,而且它的结构不容易被破坏,系统又能有弹性地去改变它的结构,所以在外界发生重大变化时,它可以提早侦知,及时反馈,发明新政策、新方法,并传播出去,以调整整个系统。网络内节点可以是脆弱的,但整个网络却有很好的适应与生存能力。

从这些过往研究的成果来看,硅谷正是一个强健复杂网。首先它是一个完整的“食动链”,新科技研发及创业的各种功能都十分齐备,而且数量众多,多元多样,有十所大学,四十个公立或私立的研发中心,180家风险投资,八千多家百人以上的企业,近五千家法律、会计等服务公司,329家职介所,700间商业银行,以及47家投资银行。这些组织组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使得创业得到快速而全面的支持,而且这些组织数量众多,使“食物链”永不断链。

更重要的是,这些组织会自发地结合出各式各样的关系,包括知识传播、人力资源信息、教育培训、财务投资、联合研发、产品信息、以及产业服务等等多元多样的网络。

这种自发的结合,也自组织出多个“圈子”以及分散的决策。不但硅谷产业种类众多,各有圈子,独立决策,而且一个产业内,甚至一个产品内都会有好几个圈子,比如精简指令集的电脑(主要代表是Sun的工作站),就有三个不同的战略联盟,今天移动商务的发展,又产生苹果与Google两大系统,各摊自己的“圈子”,相互竞争。

而这些壁垒看似分明的圈子间并不是老死不相往来,相反的,一些大的集中点扮演了各式各样“桥”的角色,如史坦佛大学、柏克莱加大、圣塔克拉制造商团体(SCCMG, Santa Clara County Manufacturing Group,为半导体厂商组织议定了二千多项工业标准),苹果、惠普、IBM、思科、快捷半导体、英特尔(这些大企业不但战略联盟众多,而且培养了大量的创业者)都是大的集中点,大学的讲座与学术会议,风险投资的各类聚会都产生联结关系的效果,使得这个网络中有相当多的集中点,多元多样,增加了它的强健性。

所以在硅谷,不但新创的高科技公司如雨后春笋,小型企业四处林立,而且公司与公司间往往结为策略联盟,甚或形成网络式组织,以共同研发、生产、营销新产品。

其实国内民营经济发达的地方如浙江、福建、广东都是中小企业林立,网络十分发达,展现出高度的创业能力与企业家精神。可惜在“作大作强”的错误管理思维之下,在垄断性国企的挤压下,在“国进民退”的大环境中,这种“强健”性正受到极大的威胁。

  评论这张
 
阅读(308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