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家德博客

别人的信任就像蝴蝶,你追她追不到,只有诚心静气下来,她冷不防会飞到你身上

 
 
 

日志

 
 
关于我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主要授课组织理论,对管理学本土化深感兴趣,感叹管理教育少了人文的关怀,愿意通过这个博客探讨管理和文化等问题,并求教于广大网友.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为什么教不出大师?  

2012-07-28 01:22: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学森曾提出世纪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国家产生不了大师?”近来我被问了一个更尖锐的问题,“为什么被我们培养过的学生就算出国留学了,还是无法变成大师?”

前些日子去拜会一个校内的前辈,曾主持过研究生院,对教育有很深刻的观察和远大的抱负,他和我说,民国时代出了一群人才,像杨振宁、李政道、陈省身、钱学森等,留学之后,大概十年就崭露头角,二十年左右就名扬天下。后来港台也出过一群人才,像高锟、李远哲、丁肇中、朱经武、何大一等,大概留学十五年就崭露头角,三十年之内就名扬天下。他问我,“改革开放后留欧留美的己经三十多年了,你能说出几个崭露头角,几个名扬天下的人才?你是社会学家,你能回答我的问题吗?”

我一时回答不上来,就说“我认识的八十年代的留学生,很多一出国就想找事,想改善生活,不专心学术。现在八零后的学生,富裕了,有理想的变多了,将来他们中间会出大师吧?”

“西南联大时代是中国最穷的时代,为什么出了最多的大师?”他反问。

我沈默了,再也答不上来了。

我沈思,为什么我们成不了大师,而我们教过的学生送出国留学,也出不了大师?

我们的学生怎么了?但学生的问题其实只是我们学术圈子问题的表征,也是整个社会疾病的写照。

我察觉,我认识很多学生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浮跨躁进,研究不专业,满嘴哲学、思想、大理论,夸夸其谈,但却只有一张嘴,专业性很低,还自视极高,好像凭着一张嘴,大学问就能作出来一样。

其实这反应了我们学术界(至少是社会科学相关专业)专业性不足的问题,不实证也不实践,却喜欢忽悠。很多学者没有足够的社会科学专业训练,不能有效运用社会科学的理论与研究方法,作出实证的研究,却满口理论,只能夸夸其谈。这也反应在我们的学术资源大量投入在跨学门大型计划上,这很好,也很重要,但我的经验却是,往往被邀请参加计划,就没下文了,计划书都没看到,更别说跨学门整合了。使得我不断地诏告亲友,我是不会“友情赞助”别人的计划的,不“挂名“,更不希望“被挂名”,我一定要亲自参予计划的拟定,以及自已亲自签名,否则就不会加入。

学生的“不扎实”其实反应的正是学者的“不扎实”。

我们学生另外一个问题则是短视近利,目的性很强,很快要看到结果,要不然就不肯好好投入。似乎这是社会流行的成功学造成的,不能十年寒窗,厚积薄发,却好作惊人之论,寄梭在不同学派中自鸣得意,似懂非懂,不肯好好学习,掉弄一些学术名辞,就想在网路上“指点江山”。

而成功学带来的又一个恶果则是钱理群教授说的,我们的学生成了精明的利己主义者,假发票,造假帐,假签名,忽悠媒体,似乎脱手而出,毫不困难,其实他们在我眼里都是很单纯的,都还不识社会险恶,但为什么已经染上了这些社会恶习?曾有学生和我说,有学校组织学生去支教,却教学生一到了边远乡村就先找当地媒体报导,有了报导就有了成绩。至于支教是否使乡村小孩受益了,似乎反而不重要了。

其实我们的学生大多还是单纯而有心向上的,只是我们学术圈子如何教的?我们社会如何教的?他们不过是有样学样吧了。

诺贝尔奖得主丁肇中一次在南京大学演讲,学生问他“你的研究有什么经济价值?”

他回答“不知道”。

但接着补充,一些伟大的科学发现都是四十年后才产生极大的经济价值,但在研究之初,真的没有功利的目的。

 

  评论这张
 
阅读(272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