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家德博客

别人的信任就像蝴蝶,你追她追不到,只有诚心静气下来,她冷不防会飞到你身上

 
 
 

日志

 
 
关于我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主要授课组织理论,对管理学本土化深感兴趣,感叹管理教育少了人文的关怀,愿意通过这个博客探讨管理和文化等问题,并求教于广大网友.

网易考拉推荐

一九四九,大江大海中的荒谬人生  

2012-08-17 23:44: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了一篇“作家文摘”转自“随笔”的文章,叫“最后一任遵义县长”。一九四八年夏,南京,国民政府的中央大学毕业了一个年轻人,名叫汤家律,他考上了北大、清华,却选了中央大学这个国民党培养政治人才的地方。当时全国己内战形势转变,想是国民政府无人可派,所以这个年轻人一毕业就收到一份委任状,当上了国民政府最后一任遵义县长。遵义马上解放了,汤家律成了阶下囚,判了刑坐了牢。刑满后被安置在工厂中作工,实际上是被监管的,直到二十年后的不惑之年,才和工厂旁的一位寡妇结了婚,不过后来又嫌他成份不好,跑了。

二十二年的分隔之后,汤家律的母亲中风,他终于请了假来看了母亲一个晚上,在到他母亲去世的三十二年间,这对母子就见了这一个晚上。作者李建平第一次看到他,有着如下的描述:“那天他在我眼里完全没有旧照片上的风采,苍老、卑贱、低三下四,仿佛所有人都是他监狱中的管教,连对十六岁的我也是点头哈腰的,极尽奉承。”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又从高中毕业了一个女青年,在风雨飘摇的时代里那儿去找一份工作,很犯难,走在街上,刚好看到有英文打字训练,就去上了三个月的课。她英文不行,但照着字母却能打得飞快,并很少错误,只是留下了老年时退化而弯曲的手指。从训练班出来,刚好碰上国民政府外交部要一名英文打字员,她就找到了第一份工作。

此时的南京解放在即,外交部集体南迄广州,这位女青年听算命先生说,她一生有旅游命,想想没去过广州,就和家人说出去玩一玩便回来。在广州玩够了,她向外交部要了遣散费,就准备搭太平轮回到上海,返回南京家乡。其实太平轮早己沈了,等不到船,她只好又跟着外交部到了台北。没想到,在台湾一待六十年,结婚生子,直到一九八八年才回乡探亲,这一“玩”,玩了四十年,也离别亲人四十年,父母都己去世,留下人生憾事。

这个女青年就是我母亲。

因为儿女散居世界各地,她还真被算命先生说中了,有旅游命,我母亲也爱旅游,跟着儿女住过美国五年,住过澳洲,住过大陆,跑过欧、美、澳、东亚二十多国,美国十多州,大陆十多省,现在八十六岁了,还计算着再“玩”几个地方。

每个人对自己的人生幸福不幸福有着自己的感悟,所以我不想评论这两个年轻人的人生选择。

只是我常在想,如果当年太平轮不沈,或另外有船回上海,我母亲回到家乡,以她在南京解放之时跟着国民政府“逃”到广州的历史,后来的命运会如何?如果在文革中挨整了,她会不会后悔那时太好“玩”?还是她会后悔找工作时太缺少“政治觉悟”?

这些情境,她已无法想像,也无法回答了,只会像一个智者一样地说“人生没有后悔药”。

当时代大潮走过,大江大海撵压着小人物的命运时,一些当时随兴甚至荒谬的个人决策却可能决定了一个人的一生,而且被上纲上线成为“民族大义”、“阶级意识”等等,被迫戴上种种高帽,有的上了天,有的下地狱。但是,小人物不懂大时代的意义,只能按着他们“荒谬”的逻辑作出决定,却必须接受时代安排的命运,不能反抗,也无法回头。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有时我在想,没生在一个大时代,一个英雄的时代,一个渴望英雄又喜欢塑造英雄的时代,对我们这些小人物而言,可能是多大的幸运。

  评论这张
 
阅读(3631)|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