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家德博客

别人的信任就像蝴蝶,你追她追不到,只有诚心静气下来,她冷不防会飞到你身上

 
 
 

日志

 
 
关于我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主要授课组织理论,对管理学本土化深感兴趣,感叹管理教育少了人文的关怀,愿意通过这个博客探讨管理和文化等问题,并求教于广大网友.

网易考拉推荐

从「香港断奶事件」看社会信任危机  

2013-03-16 13:52: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香港对奶粉水货客实施带两罐以上奶粉就非法,最高可能被判刑两年的超严措施,引发香港内地两边哗然,因此和讯网访谈我,想谈谈为什么国人不信任国产奶的信任危机。

摘要:

1、企业社会责任、行业自治的伦理监督、消费者保护协会的检查,以及政府监管,四道关卡一一失守才造成国人对国产品的信任危机。

2. 社会舆论对企业社会责任也搞错了,以为这样的捐钱游戏就叫慈善。这叫什么?叫赎罪券、遮羞布。就是企业平时不承担社会责任,到时候来做个忏悔。

3、从全球历史经验看,超越中等收入陷阱或后工业社会转型过程中,东亚的儒家社会转型都是成功的。很多南美、南欧国家反而是转型失败的。

4、民间自组织是社会转型的关键,中国过去的社会自组织能力其实很强,但是也有明显缺点:内斗。

5、政治改革的同时,社会重建尤为重要。

 

和讯网:您是社会网学派,能否先介绍下这个学派研究哪个方向,有什么特点?

罗家德:社会网学派的研究方法论与现有的经济学不同。我们认为,经济行动不仅是经济动机的简单结果,也是由社会网络关系导致,其中包括权力、情感关系、理想、认同等等。这些因素是非经济理性的。

结合具体来说,比如说除英美等少数国家之外,家族企业为什么那么重要?家族企业涉及到亲情带来的信任关系,它在经济行动中同样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和讯网:中国大陆频繁出现信任危机,比如最近的奶粉危机,在其中,企业和政府各自扮演什么角色?

罗家德:我认为,奶粉可以是一个小问题,低级错误的政策问题。简单地说,它就是个降低关税问题。中国人可能只有5%,10%的人需要大量购买进口奶粉,只要降低关税抑制进口奶粉价格就可以基本解决问题。

但更大的问题在后面,为什么这些消费者完全不信任国产奶粉?当然还有更多的人不信任却又买不起外国奶粉,只好扛著。这信任危机是四道防线失守造成的。

第一关,从企业来说,企业对社会责任的理解流于表面。他们喜欢搞一堆慈善捐钱活动好作媒体公关,做个慈善榜,其实都是精英游戏。真正需要钱的草根NGO反而没钱。社会舆论也搞错了,以为这样的游戏就叫社会责任感。这叫什么?叫赎罪券、遮羞布。就是企业平时不承担社会责任,到时候来做个忏悔。企业的社会责任首先要做根本,先要对利益相关者负责,股东、员工、消费者、周围环境里的邻居,是否对他们负责了?这是社会责任感的根本,作不作慈善其实在其次。企业没有社会责任感,反而玩花哨的慈善,第一关就失守了。

第二关是行业协会。很多导致信任的问题不一定是违反法律的,这些问题应当由行业协会自组织管理。比如,在外国做教授,有个学术伦理委员会,如果被发现污点就会立即被清退,整个学术界都不接受你。学术伦理比命还重要。反观内地的行业协会,出了事不去清理,企业之间还互相援手相救。第二关就失守。

第三关是消费者协会。很多国家都有很有公信力的消费者保护协会,是独立而又诚信的民间团体,产品有问题消费者协会向社会公布了就可以解决了。但今天我们这样的民间组织太少了,第三关失守。

第四关才是政府监管。但我们高估了政府的能力。在高度复杂专业的社会里,政府的能力是有限的。首先要查到出问题的产品有难度,其次,一旦查到有问题要有严格执法。在这两关上,政府都失守了。

 

和讯网:对于信任危机,有一种观点认为,东亚、尤其是中国问题最严重,因为其宗族社会传统不适应现代信用机制,您怎么看?

罗家德:这种信任危机是每一个社会转型时期都有的,我对中国不悲观。为什么?首先,全世界发达国家都走过这条路,都经历过这种社会转型。英国美国,还有日本。目前中国与70年代日本非常像。而且从全球历史经验看,东亚的儒家社会转型都是成功的。很多南美、南欧国家反而是转型失败的。

台湾早期也出现过类似的怀疑。比如,有种论调认为,谈现代化中国没戏,认为能实现现代化的应该是非洲。为什么?因为他们认为非洲没有传统带来的障碍,而中国有。

 

 

和讯网:美国的金融危机也同样造成了信任危机,对华尔街和美国政府的信任危机,他们与中国有什么不同?

罗家德:美国的历史经验,每50年会有一次大的社会危机。美国从18世纪末初建到一八六零年代废除黑奴运动,再到二十世纪初的社会进步运动由现代社会带来的不公平都逐步矫正过来了。当然,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第一次面临危机的转型都是最为困难的。美国的第一次转型成功有赖于英国的影响。

此后,美国仍然危机不断,社会运动也没有停止。1910年代美国政治的高度腐败导致了扒粪运动。1960年代则是民权和女权运动,它带动和影响了乔布斯这一代人。

50年再次过去了,华尔街肥猫再现,社会再次衰败。我认为奥巴马的应对这一波美国的社会危机措施是不够的,因为他对占领华尔街运动持强硬态度,却印钞,以邻为壑,只顾解除眼前困境,社会改革远远不够。尽管他也对华尔街较共和党政府强硬。

 

 

和讯网:信任危机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对权威信任的崩溃?对由商人、专家和政府组成的精英统治的不信任?

罗家德:重建信任,实现社会转型最重要的问题是社会重建。中国现在只有市场,有政府,就是没有社会。社会重建简单说就是建设我们生活中的小团体。不同圈子的人结成自组织团体,形成一套自己的伦理,并具备自我治理能力。在很长时间内,我们的社会包给了政府,包给了官僚结构。这种情况在工业社会还可以执行。在复杂社会,知识分化太厉害了,信息不对称太严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政府管控不住。当然,在这个社会重建过程中权威也有作用,比如道德领袖是促成自治理小团体出现的重要条件,但小团体中形成道德共识,并大家相互监督执行更为关键,毕竟大部分人都是在生活习惯中养成道德,只有少部分人会自发自觉成为领袖来影响大家。

对于政府来说,关键是放开心胸,让社会自我成长,鼓励自组织团体建立各自的伦理。同时政府也要防止自己的不当行为,毕竟上梁不正下梁会歪。

 

和讯网:社会转型与我们常说的民主改革有什么关系?

罗家德:民主国家不一定能够顺利进行社会转型。社会学家普特南曾经对意大利做过研究。北意大利如米兰地区、第三意大利地区,自组织团体发达,民主管理就很完善。南部意大利自组织管理不发达,民主政治就无法带来社会善治。所以与民主改革相比,社会重建更为优先,成功的社会建设才能保障良好的民主政治。值得乐观的是,东亚的转型经验是成功的。

 

和讯网:为什么对中国那么乐观,是否基于中国的社会传统?

罗家德:部分是,但好的传统也需要转化。中国以往的社会制度有很强大的自组织能力,是个很好的转化基础。在古代宗族社会中,中国社会形成过高度的社会信任。尽管受到了现代社会的重大冲击,但历史传承还在。

宗族社会是封闭的圈子,现代社会中也同样存在封闭的圈子,比如社区、比如我们的管理学圈子、社会学圈子,都是相对封闭的。但它与过去有些不同。第一是封闭性没那么大。第二是内涵发生了变化,需要经过自愿者组织重建。这种转化的过程是需要我们好好研究的。

 

和讯网:能否对中国社会自组织能力做一个简要梳理?

罗家德:中国传统的自组织能力很强,就是所谓的“皇权不下县”,社会管理功能都下放到社会底层,县以下都是由乡绅自我管理。他们的自我管理权力非常大,可以有部分军事权力组织地方武装自我防御,就是我们熟知的“团练”。

后来我们说的单位、或者单位制,实际上就不再是基于情感性关系的自组织了,主要是建基在生产系统中的权力关系上,是由上而下管理的,而非自组织管理。其实,国民党也一直努力实现权力下基层,过去的传统被严重削弱,宗族被代之以权力关系。

改革开放30年后,民间生活大量恢复,民间组织也逐渐勃兴,如今中国又面临复杂社会转型,它不能再依靠权力关系,需要另一种由上而下与由下而上相结合的治理模式,这就是社会管理创新的真义。

 

和讯网:中国社会转型需要重点注意哪些问题?

罗家德:转型是个学习的过程。中国过去的社会自组织能力很强,但是也有明显缺点:内斗。宗族内部的管理能力强大,但宗族之间斗争却很严重。从宗族又可以扩大到地域斗争、极端表现则为军阀。中国的基础自组织团体缺乏与外部协商能力。台湾的民主化过程中同样出现这个问题。台湾南北地域斗争色彩太强烈,直到马英九和蔡英文的竞选。马蔡之间实现了君子之争,地域斗争色彩才减弱。

我一直在观察广东。观察它两个问题,一是大部制改革,顺德的审批制改革是否成功。第二是部分民间组织自由登记不再审批,自治理实验,比如乌坎的试验,就社区接管「单位」。当然现在乌坎内斗也很强,但这很正常,都需要学习的过程。

  评论这张
 
阅读(186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