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家德博客

别人的信任就像蝴蝶,你追她追不到,只有诚心静气下来,她冷不防会飞到你身上

 
 
 

日志

 
 
关于我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主要授课组织理论,对管理学本土化深感兴趣,感叹管理教育少了人文的关怀,愿意通过这个博客探讨管理和文化等问题,并求教于广大网友.

网易考拉推荐

红会重新调查郭美美,有用吗?   

2013-04-24 21:32: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红十字会在雅安震灾中努力表现,却还是一片叫“滚”之声,红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决定再启郭美美事件的调查,但消息一出,网上被顶最多的却是“调查不调查已经不重要了,重要是的我们不会再捐一分钱给你们,想说的是,能滚多远滚多远” “如果下次出现王美美、张美美、李美美,咋办?不要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好不?学习臺基金!”

虽然监督委员会都是社会上有清望且和红会无关的人,其中一些是我认识而且十分肯定的人,但只要红会不改变性质,不变成真正的民间自组织,而继续是政府分支机构,大家就还是不信。

重启调查郭美美事件,恐怕还是无用之功,为什么?

信任理论告诉我们二项重要的“铁则”,一是你不能经营别人的信任,只能经营自己的可信赖行为。可信赖行为依据社会学者米歇尔(Mishra)的分析可分为四项,分别是诚实公开、能力成效、公平一致以及互惠关怀。换言之,用尽心机分析别人为什么不信任你是没用的,只有好好展示自己的诚实公开、能力成效、公平一致以及互惠关怀才能得到别人的信任。

二是信任的破坏如同拆墙,只需要抽掉下面的几块砖,房子就会轰然倒塌,往往抽一块没事,抽两块没事,没警觉,但抽到第十块,却楼塌了。郭美美事件对红会而言,正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信任的建立则像盖楼,要盖起来只有一砖一瓦地加,急不得,更何况红会曾经是一座摩天大楼,要重建则更加困难,短时间内一两项工作是完成不了的。

过去一段时间,红会在账目公开和信息透明上也做出了努力,还成立了社会监督委员会,请有社会声望的专家、学者、律师、会计、媒体人、志愿者担任委员,但并没有起到很好的效果,理由很简单,就是这些专家学者们的个人声望,无法为政府行为背书,即便红会把账目全部公开,民间还是会质疑,甚至质疑专家本身。

为什么?因为管理技术上的细节固然在展现可信赖行为上很重要,但毕竟是次要的,更本质的是人们对红会的治理结构以及垄断善款的质疑。

包括红会、宋基会、儿基会等在内的很多家官办慈善组织,都面临声誉危机,根本原因有两个,一是它们长期垄断公开募捐的权力,缺乏民间的竞争,民众对其天然反感;其实何止是公益机构如此,国企一旦有政府给予的垄断权,不也是倍受质疑。二是治理模式错位,它们的治理模式不同于一般的自组织的民间组织或公益慈善机构,而是用由上而下的层级管理的模式在运作,所以它用着政府的管理模式作人们认为民间组织要作的事,当然错位。只有彻底改变了这两点,采取自组织、自治理的民间组织模式,去除官方色彩和垄断色彩,才是展现可信赖行为的根本所在。

当然,公开帐目、加强独立人士的监管都会有帮助,在这一次大地震中红会力图努力作事,也像在倒掉的大厦中重新添砖加瓦。然而,正确的治理模式和开放“公益捐款市场”自由竞争才是重建信任的根。要让公众对红会有根本改观,还需从治理模式和公益权垄断问题着手,运用自组织治理模式,放开垄断权,开放市场竞争,这是恢复信任的最核心部分。

至于调查郭美美事件就免了吧!与其用心猜度别人心理,发动公关攻势,不如好好经营自己的可信赖行为。

 

  评论这张
 
阅读(4349)| 评论(1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